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宠物资讯官网怎么样
地址:宠物资讯首页6号
电话:0371-626725619
传真:0371-626132554
邮箱:scxxxy@126.com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资讯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【小小说】城里来的女人
点击次数:152 更新时间:2019-06-13 14:02

【小小说】城里来的女人

  城里的女人好看。

  城里的女人比乡下的女人好看。   我曾以为牛虎家新媳妇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。 那时她刚嫁来,皮肤白,眼睛亮,穿的也干净。 可惜一年后就邋遢了,脸成了西红柿蛋子,衣裤上成片成坨,是做饭时蹭上的袼褙,令人失望。

  六八年冬省城来了七八个知青,说是扎根农村不走了。

里头有三个女的,从头到脚干干净净,走路轻飘飘挟着洋胰子香气,一笑露出一口白厉厉的牙。

至今我仍觉得她们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。   我妈背地把这些城里来的女人叫街痞,叫狐狸精。 她很严肃地告诉我,那女的街痞天生是给男的街痞世下的,咱农村本分小伙儿万不可打她们的主意,否则非闹得家败人亡。

说得就像她们与我不是同一个物种。

  我不否认母亲关于她们爱花钱的评价,但不能苟同挣钱也不行的意见。 以我的观察,她们做起拉架子车、锄地、割麦、抗粮食桩子等一应粗笨活路,和农村女人没什么两样。

晚上记工员在她们本本上划的是八分,不比做惯了农活的农村妇女少。

  据常去她们宿舍访问的女人反映,这些城里来的女人居然也会做饭、洗衣,甚至会缝铺盖、补衣服。 如此说明这些城里来的女人除更好看,与正常女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,根本没必要提防。

  虽则母亲严厉禁止,但我有足够的勇气为天下先,便率先变着法儿与她们亲近。

  有天放学经过队里的瓜地,见到她们最白的那个正站在窝棚前,缠着看瓜的老汉非要买一个瓜。

那老汉是全大队出了名的犟鬼,说这西瓜不是给社员吃的,只能由大队统一拉到县里,卖了钱买化肥。   她不肯走,一脸热汗地一个劲儿说好话,教我心中生出无限怜爱。 二话不说便钻进紧挨着瓜地的那片一人多高的包谷地里。

趁老汉与她罗唣的功夫,扯着瓜蔓一气儿拖了三个西瓜。

挑了俩熟得好的,劈开一个先自吃了个肚儿圆。

尔后脱下小褂包了另一个,一口气撵上正在小路上踽踽独行的她,说:“给你的”。   她像吓了一跳,没伸手,左右一看,笑笑,扯着我的手就朝包谷地深处钻去。

包谷叶受惊般簌簌地响,她的手好软好热。

  到了路人看不到,也听不见的地方,我俩相对蹲下,瓜摆在垄上。

  她说,好大的瓜,熟了没?  我睖了她一眼,一拳砸下去。

那瓜豁然中裂,露出血红的瓜瓤和乌黑的瓜子。

  她说,你也吃呀。   我说我已经饱了。

  她便不再客气,大口啃起来,红色的汁液不断从指间淌下,在白生生的手肘上画出条条流痕。

狼吞虎咽的狠劲儿与乡下人没啥不一样。

  那么大一个瓜,她一气儿吃完了,边用手帕抹着嘴脸,边撩起粘在额上的头发说,乖孩子,听话,就这一回。

真的,以后别再偷了。   她朝我一笑,提着锄就要走。   我说,等等,我和你有个话儿与你说。   她头也没回地问,什么?  我鼓足勇气说,你肯做我的媳妇么,我一念完中学就娶你。

  她楞了楞,上上下下打量着我,笑吟吟地问,什么什么,我没听错吧,吃个瓜就下了聘礼了?  趁我一愣怔,她咯咯地笑着走了,出了包谷地便放开了喉咙,银铃般的笑声惊飞了几只斑鸠。

  后来那段日子不堪回首。 男女知青对我评头品足,堡子里老年人见了我就摇头叹气。

一应妇女,无论老的少的,见了我就躲得远远的。 就连我一贯鄙视的小叔,但见了我,必撵上来,一脸瞎笑地说,嚯,没看出我侄儿倒是个雪地里抡绸子—有些儿冷彩哩。

  风声传到父母那儿已面目全非,说我偷家里的钱买西瓜做见面礼,要和那个白脸女知青在包谷地里做事。 放学刚进家门,我爸便把我按倒在炕沿上,一头骂我羞了八辈子先人,一头脱下鞋屉子没头没脑暴打。

  以往我虽因淘气没少挨过打骂,但只有这回才真尝到了啥才叫一佛出世二佛涅磐。 第二天顶着满头的青栗子上学,同学老师都没好脸。

人事沧桑呀,短短一两天,我在同学中多年树起的威信扫地无余。

  我不怨父老乡亲,打我骂我,都是为了我好。

我只恨那女知青,她凭什么把我的爱心糟践得不成个样子,凭什么要把我最隐秘的情感公之于大庭广众。

看来母亲的警告不是没有道理,农村小伙儿娶了这样的女人大约终不得好过。   自此我洗心革面,书也念得好了,渐渐在学校和堡子里有了面子,高中毕业后做了大队的会计。

家里在那时给我说下了尤郭堡子书记家的女子。

她叫亚俐脸和头发都黄黄的,却擀得一手好面条,调和得一手好汤水。

  咱们干部家的生活自然比一般人宽裕,后来我索性叫亚俐别下地了,注意些形象,不要成天风吹日晒成个土神婆婆。

我去城里办事,总会给她买些时新穿戴、搽脸油花露水什么的,堡子里的人都说我媳妇保养得白又水灵,简直跟城里的女人没啥两样。   其实我心里明镜儿一般,与多年前已离开村子返回城里的那些女人相比,即便我再有本事,也不可能在家乡的黄土地里打造出如此那般的一个城里的女人。   亚俐给我生了俩娃,都是小子,书念得极好,而今一个在上海,一个去了美国。

常给我老两口捎些大地方的好东西,方圆几十里没人不羡慕。   然而每当夜深人静睡不着觉,时不时还会想起母亲当年关于城里女人的教导,进而想到那吃过我的瓜的女知青。

虽明知她该是个老太婆了,脑海里的她却依然干净清爽,一口白厉厉的牙,飘着香喷喷的洋胰子味道。


宠物资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宠物资讯--www.35522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